2019年11月28日 05时11分22秒

央行再度上调公开市场利率靶向调控房地产

时间:2017-03-20 09:43 点击:

     3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10个Bp,这是2017年以来央行第二次采取此类行动。分析认为,此次调整的主要目标是控制房地产,也是同期美联储加息的反应。北京时间3月16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25BP,这是美联储十年来第三次加息。

 

  此次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MLF)均上调10BP,7天、14天、28天期逆回购中标利率分别为2.45%、2.60%和2.75%,6个月、1年期MLF中标利率分别为3.05%和3.20%,同时MLF操作增量至3030亿元。另外,国库现金管理中标利率4.2%,较上期上行125BP。

 

  据中信证券数据,央行在1月24日、3月7日和3月16日三次MLF操作的加权利率分别为3.02%、3.03%和3.14%,加权利率分别提升了1BP和11BP。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表示,此次利率上调10BP本身幅度不大,对实体经济影响有限,主要目的是为了控制近期再度升温的房地产。同时这次MLF操作“量价配合”,通过价格的提高保持适度去杠杆的力度,通过量的增加,保证机构不会出现流动性缺口。

 

  据国家统计局3月14日公布的数据,1-2月,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985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8.9%,增速比去年全年提高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加快5.9个百分点,显示房地产又有过热的苗头。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上调OMO+MLF利率更多的是出于“着力防控金融市场和资产价格泡沫”的考虑,同时也是对美联储加息的反应。张旭认为,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不仅能影响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行为,也影响存量信贷的利率,而OMO+MLF利率的调整对实体经济影响更为温和,而房企的负债率较高,对利率的变动更为敏感,因此相当于“靶向治疗”。

 

  3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中提到,对于一些不可忽视的风险,发现了会及时处置、靶向治疗,不会让它蔓延,不会让风险“急性发作”,更不会发生区域性或系统性的风险。同时,《政府工作报告》中删除了有关“降低融资成本”的表述,这体现出政府对于融资成本上行的宽容度。

 

  随着近期经济回暖的势头初步确立,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的提升,令市场担心,在美联储加息进程中,中国央行年内加息的可能也在增加。对此明明认为,从目前数据看,央行还不存在加息的理由。因为从基本面来看,2月CPI同比增速从1月的2.5%下滑至0.8%。

 

  随着央行调升公开市场利率,货币市场资金利率大幅提高。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利率明显抬升,7天期逆回购利率上行近20BP至2.7641%;交易所质押式回购利率大幅飙升,上交所隔夜品种GC001最高升至18.1%,7天期品种GC001上行90BP至4.345%,深交所隔夜品种飙升至15.01%,7天期品种R-007提升118BP至4.480%。

 

  有交易员表示,资金利率大幅提高与季末将迎MPA考核有关,跨月和跨季资金利率拆提升明显。另外,光大银行转债明日缴款,或将冻结资金3500到5000亿元左右,带来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虽然央行抬高公开市场利率,非银资金十分紧张,但债市情绪依然高涨。3月16日,国债期货全线走高,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6上涨0.76%,创逾两个月新高;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行4BP至3.31%,10年期国开债收益率下行4BP至4.08%。

 

  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王洋表示,短期实际利率和通胀预期可以解释长期国债收益率的大部分波动。此次央行调升政策基准利率,意味着短期实际利率抬升,但通胀预期如果出现明显下降,且降幅足以抵消前者的上升,则正好解释了从3月16日凌晨的美国到3月16日下午的中国债券市场同步发生的事情。

 

  王洋分析称,一方面,以3个月期SHIBOR-10年期国债收益率/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的走势来看,此利差以升至2015年底以来新高,并有见顶回落迹象,国债收益率之前刚刚经历了显著上行,因此利差回落只能来自于SHIBOR的下行。另一方面,2月份通胀数据表明,PPI同比增速提升并未传导至CPI,因此降低了市场对通胀的预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