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05日 10时09分03秒

粤探索再担保模式缓解中小微企融资难

时间:2015-06-29 10:49 点击:
今天,广州琶洲会展中心将宾客如云,热闹非常。从今天起至28日,以“新常态新机遇”为主题的第四届广州金交会将隆重召开,全面展示广东金融强省建设的成就和经验。

  从去年开始,广东借力金融创新推动产业转型和经济升级的步伐明显加快。其中,省委、省政府对加快建设普惠金融,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更是高度重视,措施得力。

  2014年广东省政府出台《关于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全面改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深化农村金融改革,加大对粤东西北振兴发展金融支持力度。

  今年3月,广东省政府出台了《关于深化农村金融改革建设普惠金融体系的意见》,提出要通过3年—5年的努力,基本建成较为完善的普惠金融体系。要推进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进一步加大涉农融资支持力度。加强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金融服务。

  在省委、省政府的强力推动下,以振兴粤东西北、助力三农、服务小微企业、惠及民生为宗旨的普惠金融建设亮点突出,从今天起,南方日报特开设《聚焦金交会 普惠金融探访》栏目,本报记者将深入采访一线,从企业和基层入手,集中报道广东普惠金融发展的亮点和创新。

  破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直是普惠金融的要点之一。近年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面临转型难题,而中小微企业传统融资渠道担保行业、小贷业务也纷纷收缩。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再度凸显。

  如何化解这一难题?广东金融机构有何创新举措?南方日报为此走访了省内小贷公司及担保行业,了解到广东正在探索再担保模式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行业背景

  经济转型期 小贷公司过冬

  2015年,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压力,而很多小微企业面临的则是更严重的生存问题。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难题反映在民间金融领域,则是担保机构及小贷机构等的收缩。

  “没想到行业的衰退来得这么快”,佛山集成小贷公司总经理何丽贞告诉记者。集成小贷处于制造业聚集的佛山,亲身经历着产业转型升级的艰难和小贷行业收缩的痛苦。

  “去年开始,整个小微企业融资环境明显开始变得困难,银行首先惜贷严重,而民间融资机构,无论是担保还是小贷,业务规模都在缩小,每个行业都在探索新的盈利模式。”何丽贞告诉记者,小贷行业此前盈利主要是靠息差,前些年,小贷行业飞速发展,利润也还好,但衰退来得很快,到现在,佛山只剩下两三家担保机构,小贷公司也为数不多。此前,小贷公司、担保机构是地方中小微企业一个重要的融资渠道,但随着整个经济形势的变化,这些渠道都在萎缩。

  “经济上行,小贷就能扩张发展;经济下行,小贷公司就仅能维持存活,裹紧衣服好‘过冬’。”何丽贞表示,事实上,当下整个企业需求也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萎缩,很多企业由于拿不到订单,需求和贷款意愿都在减少,小贷公司也随之调整了发展方向。何丽贞透露,近期,为了防范风险主动降低利率,以前的资金价格在16%—18%之间,现在已经降到了接近12%,未来公司还会考虑向微型贷款为主要业务的方向发展。

  担保行业收缩 波及中小微企业

  与此同时,面向中小微企业融资市场的担保机构也同样面临着一个寒冬。担保机构代偿风险也不断增加。就在今年年初,河南洛阳刚刚曝光百家担保机构集体陷入危机新闻,而就在前两个月,中国第二大担保公司河北融投也陷入重大违约危机。

  河北融投是河北省最大的国有担保集团,河北省国资委持有其100%股权。融投控股的子公司河北融投担保集团有限公司是河北省最大的担保公司,按其营收和在保余额来看,在全国担保公司中也位居前列。

  然而,2015年3月,河北省国资委宣布委托河北建投托管河北融投,与河北融投合作的相关公司也随之面临着兑付难题。平安信托运作公告指出,河北融投因国资整合事宜在河北省国资委的主导下由河北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托管,融资方和河北融投将无法按期履约,公司并对外暂停了所有担保业务。有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与河北融投合作的信托、私募、P2P平台多达100多家,担保金额数百亿元。

  广东省佛山市的一家担保机构中盈盛达董事长吴列进告诉记者,经济下行确实给行业内不少的担保机构带来风险,随之波及的还有大批的中小微企业客户。

  “中小微企业由于信用等级不够、实力不强,在交易过程中处于弱势。担保机构为它提供担保函,帮助提升中小微企业等弱势群体的信用等级,获得银行贷款或其他方面的资源支持。“担保机构连接两头,一头帮助企业解决资金;另一头帮助银行控制风险”,吴列进解释,万一中小微企业到期不能按时还款,不能履行其职责时,担保机构会代它还款。

  而在经济上行期,担保机构是支持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一个重要渠道,为中小微企业盘活非标资产,帮助其获得银行贷款的增量,但现在随着经济压力加大,担保机构开展业务也更为艰难,从而直接波及中小微企业融资。再加上一些担保机构违规操作,也容易导致风险发生。

  在行业困境之中,业内人士表示,想要真正扶持担保机构、小贷机构,解决中小微企业所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还需要一个系统性的方案。

  政府发声

  加强政策性融资担保体系建设

  事实上,对于担保行业的发展,早在去年底,国家就曾作出过批示,强调政府需要对地方性担保机构加强扶持。在2014年12月的一次行业性电话会议中,李克强总理曾批示:“发展融资担保是破解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重要手段和关键环节,对于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要有针对性地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大力发展政府支持的融资担保和再担保机构。”

  国务院也就此作出政策方面的支持,特别建立了由银监会牵头的融资担保监管机制,明确了地方的监管职责,同时,安徽、北京、重庆、广东等不少地方省市也都出台了一系列财政、政策支持条件,加强政策性融资担保体系的建设。

  据了解,作为中小微企业大量聚集的经济大省,广东省担保机构一直相对繁盛。据广东省金融办统计,截至2014年末,全省经营中的融资担保法人机构355家,分支机构34家,注册资本558亿元,净资产583亿元;在保余额1620亿元,与上年同比增长6.9%;全年实现业务收入30亿元,净利润9.2亿元,上缴税收5.3亿元;全年累计为1.1万户中小微企业新增融资性担保额664亿元,为2.3万户个体工商户、农户等个人新增融资性担保额145亿元。

  事实上,在国务院作出批示之前,广东也已经开始尝试通过再担保支持地方性担保机构的发展。广东省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就是通过再担保支持担保机构的联动协作措施之一。除了通过再担保稳定行业,近年广东还出台了省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及配套制度,试图加强担保行业的监管,进一步防范风险。

  不过,目前广东省担保行业依旧以民营机构为主,且粤东西北地区担保机构力量发展也明显弱于佛山、广州等地。数据显示,全省355家融资性担保机构中,政府参控股的担保机构仅18家,占比不到6%。而北京、江苏、安徽等省市,政策性担保机构占比超过60%。

  这就意味着,与北京、上海相比,广东仍需要加大政策性担保机构的发展力度,尤其是在经济转型期,担保机构更需要政府“看得见的手”。

  广东探索

  再担保——改善行业信用机制的尝试

  对于广东省小贷及担保机构的信用危机,目前,一个较为成熟的解决渠道是再担保模式。

  所谓再担保,即在原有担保体系的基础上,由政府背景的再担保机构为担保机构增信,从而促进担保机构从银行获取贷款渠道的流畅,间接确保中小微企业能够获得贷款。在这样的体系内,担保机构的风险获得分散,而一旦担保机构出现风险,再担保机构将为其进行代偿,从而为整体贷款风险再增加一层保障。解决银行对担保机构的惜贷难题。

  2009年,广东省成立了广东省再担保机构,粤财出资10亿元,省财政出资10亿元共同设立,为担保机构增信,这也是广东省内目前唯一一家再担保机构。

  中盈盛达即广东省再担保公司的合作机构之一,中盈盛达董事长吴列进告诉记者,再担保机构一方面为担保机构增加信用、稳定与银行的合作关系,降低与银行合作成本,对提高与银行合作的紧密度和效率起到及时有效的作用。

  另一方面,再担保公司在甄选担保机构的过程中,也起到了促进合规、有资质担保机构的生长的作用,避免信用危机蔓延造成全行业的生存难题。


  担保机构人士告诉记者,因为再担保是政府的公司,银行比较认同,同样的注册资本,担保业务量能够扩大,担保机构也能从银行获得更好的条件及更长的担保时间。

  “有了再担保机构的代偿保障,银行在合作时不仅不收取保证金,担保时限相对没有再担保的也更长,如果过去我们和银行合作是1年期,现在可以与银行合作3年期;过去银行给我们单独授信时,宽限期是1个月,现在被保机构出现风险时宽限期增至3个月;过去银行完全不承担风险,全部风险由担保机构承担,现在我们跟再担保合作“速保通”中,银行也承担10%风险。”吴列进告诉记者,在信贷紧张、银行惜贷时期,这样的支持无异于担保行业的“定心丸”。

  “关键是要把担保体系建立起来。”有分析人士告诉记者,与其通过财政补贴,不如通过完善民间融资体系,把各个地市的担保主体——担保机构做强才是正途。“再担保与担保联合,实现资源优势互补,完善担保行业、信用体系,才能从长远角度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业内人士表示.

------分隔线----------------------------